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坑农案中令人惊诧的失重小辣椒

2020-03-24 13:27:55 小辣椒    

一起特大劣质种子坑农案,使兰西县100多户急欲脱贫的农民血本无归。事发近两年,一位买了假种子的农民服毒自尽,但生命没有份量;上百户农民上访200多次,但民意没有份量;警方认定是事实清楚的铁案,检察机关却屡以“事实不清楚”退回,诉至法院后,法院迟迟未予审理,甚至连关押在法院的犯罪嫌疑人也不知去向,等到犯罪嫌疑人对一审判决不服,二审法院又严重超出审理期限……庄严的法,在这里也变得毫无份量;《中国青年报》一年前就详尽地披露过此案,但事实证明如此重量级的舆论监督没有份量;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,要求“严肃执法,加大惩处力度……”,时过一年多,问题却丝毫没有解决的迹象,——最有份量的领导批示,竟也同样变得毫无份量。

记者在多方探究后获知:一个犯罪嫌疑人有个直系亲属在邻县担任要职,另一个犯罪嫌疑人有个直系亲属在北京,个人财产达1000余万……难道就是这区区一县的“要职”,就是一个京城老板的1000余万家财,就能使这本应代表正义与公理的一切,都统统地失去了份量?只知道犯罪嫌疑人曾通过担任某县要职的亲属,辗转托人找过兰西县相关部门;只知道另一犯罪嫌疑人那个在京城当老板的亲属,在涉嫌制售劣质种子的公司里出过很大一部分的钱……有了这点在某些人的眼里也许并不算小的权力与金钱,于是,就有了这令人惊诧的失重﹖

稍加揣测:邻县那个身居要职者的权力,可以在兰西交换到权力,那么谁也无法保证,兰西的权力就不会拿到这个邻县去交换!这样的权力,农民没有,媒体也没有;总理虽然有,但是用不上。于是,农民的上访、媒体的披露与总理的批示,就无一例外地在这样的权力交易中失重。这样的利益选择,若发生在权力与金钱之间,自然也会出现同样的失重。

进而对与利益相关的风险进行揣测:违法的利益越大,要冒的风险势必越大。敢于如此弄权枉法,肯定对风险系数有过评估。在弄权枉法者眼里,农民的上访风险不大,媒体的监督风险不大,总理的批示风险也不大。因为上访也好,舆论也好,批示也好,最终,都要转回到自己手上。

于是,对策就有了:一拖,拖上两年三年,大化小,小化了,免不了不了了之,而经不起拖的是农民;二蒙,蒙上也蒙下,用经办审判长的话说:“总理批示的事已经过去了,墙上贴的承诺是给人看的,我说你这个农民怎么还当真了?”三装傻,折腾了两年,惊动了总理,警方不便直说,法院院长与检察院检察长却干脆声称“根本不知道”……难怪农民抗争了两年,走访了一切可以走访的部门,却依然什么结果都没有。

好在拖了两年,没拖过去;“一拖二蒙三装傻”,终有不灵的时候:——因为“总理批示也没用”的新闻,大概不会成为没有下文的新闻。要让一切不拿农民当回事的官员长点记性,农民就得不屈地抗争,媒体就得及时地跟进,——只有让一切权与权、权与钱的交易,终将遭遇无法承受的风险,交易才会终结。

大冲商务中心

企业个性化定制酒

必威官网最新

集装袋生产厂家

友情链接